首页 > 发布 > “话语权也是主权”:剖析美国舆论攻势

“话语权也是主权”:剖析美国舆论攻势

中诚信-大美无度旗下发布世界500强  2022-05-09

最近回顾美国作家威廉.恩道尔的大作《目标中国:华盛顿的“屠龙”战略》,结合在中国的实际情况,有了一些思考。

美国对媒体的控制是很早的。第一任中央情报局局长刚上任,就任命弗兰克·威斯纳为新设立的政策协调处的首任负责人。这是一个隐秘行动机构,他的主要目的是“宣传、经济战、预防性的直接行动”等,然后在1948年后期,威斯纳更是设立了一个代号为“知更鸟行动”的中情局隐秘项目,旨在影响外国媒体,从此开始了控制全球媒体的布局。

这些布局的成果是显著的,其中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曾经公然与好莱坞电影制片商合作,在美国民众当中渲染战争狂热气氛,从那以后紧密联系好莱坞和美国媒体就成为了美国国家战略的共识,一直到今天。

在美国占领伊拉克以后, 美国陆军上校拉尔夫.彼得斯撰写了一份精准的军事评估报告,内容大致如下:

报告称,与政府部门紧密联系的美国媒体所发挥的作用令人惊叹,并且对文化侵略全世界进行了剖析,文化侵略的工具包括好莱坞电影制片厂、美国有线电视网和《纽约时报》这样的主流电视和平面媒体,现在还包括影响巨大的互联网和社交巨头,如谷歌、YouTube、Facebook、推特等。

彼得斯上校认为,信息能摧毁传统的工作和文化,她诱惑人,将人引入歧途,同时它也无懈可击,“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可以反击别人传递给你的信息吗?答案是没有”。你除了努力排斥他以外,别无办法。对于那些无法融入美国的信息帝国或与之抗衡的个体和文化,毋庸置疑,等待他们的就只有失败。

好莱坞的电影能够触及到哈佛大学不曾触及的地方。对于看不清美国本质的外国人来说,身在围墙外的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极具魅力的、性观念开放的世界,贫穷的他们认为那个世界就像是天堂。

当代的美国文化前所未有的强大,对其它试图与之竞争的文化具有强大的摧毁力。美国的文化帝国让全世界痴狂,而且还将继续影响更多的人,这些人将为他们的幻想付出代价。

美国文化因其短暂性而经常受到批判,被称为一次性用品,但是这种特性却蕴含着特殊的能量。美国文化注重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一个创造、毁灭然后再创造的动态过程。

如果说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是转瞬即逝的,那么生命给予我们最大的恩赐:激情、美貌、冬季阴沉午后的一缕阳光甚至生命本身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美国不奢求问题的最终解决方案,但是追求不断的进步。而过往所有的文化都试图追寻生命的理想形式,然后再把这种理想形式刻板的延续下去,而美国人向来是勇于改变的。

那些备受知识精英们谴责,充斥着暴力和性画面的电影是我们最成功的文化武器。几乎全世界的人们都在购买甚至非法制售。这些电影甚至于比我们的音乐还受欢迎,因为他们更容易理解。

和平是不会存在的。在我们的余生的每个时刻,层出不穷的冲突仍将在全世界不断的上演,暴力和冲突将充斥着我们的眼球。尽管如此,最终还是文化和经济斗争决定大局,美军真正的角色是需要为美国的经济发展而维护世界和平,为针对我们对他国的文化侵略构筑罗马大道,为此我们将制造相当数量的杀戮。

这种媒体战争以谷歌为例。谷歌是由两名斯坦福大学的学生谢尔盖.布林和拉里.佩奇创立的,他们在创立之初得到了中情局的秘密财政支持。因为在中情局看来,这两位企业家发明了绝顶聪明的搜索技术,足以让他们掌控不断发展中的互联网。中情局内部官员在离任后还曾向媒体透露,中情局在谷歌的内部联络人叫瑞克.史坦赛尔,他在研究发展办公室工作。

除了来自中情局的资助,谷歌还和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有着深层合作,为他们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闭源数据库,以便在全球部署间谍网和共享情报,并且他们共同开发了一个互联网监控项目,用来搜查推特账号、博客及网站中的各种信息。

谷歌的高管还自称,谷歌在2011年埃及的骚乱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谷歌在当地的高级主管通过在脸谱网和推特上发布信息推动抗议活动,全面点燃了这场革命,为这场动乱推波助澜。

结合上述事实,很明显,中国对谷歌在其网络上活动的自由度表现出过分的谨慎是理所当然的。

谷歌、脸谱网和YouTube与美国情报界形成了紧密的联系,除此之外,美国的主流媒体还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信息联合体,所谓的言论自由在2011年911事件之后便不复存在。英国首相丘吉尔曾说,“在战乱时期,真相是如此的宝贵,所以她需要被重重谎言保护着”,这句话就是对这种媒体控制的最好的阐述,在很多方面,美国媒体报道出来的只有谎言,真相少得可怜。

华盛顿信奉,“只有先发制人的战争,才有推行民主的可能”。美国的媒体也已经成了这句话的践行者和制造永久战争状态不可或缺的共犯。

美国投入了大量的资源控制全球媒体,2000年以后,美国幕后的外交关系委员会精英集团牢牢控制了美国媒体,而且这种控制是极其隐隐秘的,大多数美国民众并不知道每个政治观点其实都是精英集团灌输和操控的结果。

为了达成这种控制,经过布什政府批准,媒体巨头在废除反垄断法后可以进行重组和集权管理。从此媒体巨头们得以合并掌控更多的美国地方电视台和媒体,从而控制公众舆论,这种控制几乎是彻底的。

美国的新闻媒体从此落入几个媒体巨头的掌控之中,确切地说是落入少数几个人掌控之中,实质上顶级传媒公司都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的掌控之中。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造成的后果就是大部分美国人对世界大事或者是伊拉克战争的观点一边倒,因为他们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到更为中立的新闻报道。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近期对俄国的舆论围攻当中,由于俄国媒体在欧美的发声渠道被封杀,对于欧美媒体集团的集中攻击,俄国根本无力还击,美国某些媒体甚至公开允许和鼓动对俄国军政人员进行语言暴力,这是前所有的。

这种大规模的单向的舆论集火攻击,典型而又鲜明地体现了美国政府对媒体控制是如何的强大有力。

以上是此书关于媒体战争的部分观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综合以上,我们明白了为何早在2020年2月,美方就将5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并对上述5家媒体驻美机构采取人数限制措施,变相“驱逐”60名中方媒体记者,并且将其余来自中国境内的驻美记者签证停留期限制在90天内,这也意味着中国驻美记者的签证每隔3个月便需申请延期。虽然在美国的中方记者都已按美方要求提交申请,但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无一人获得延期签证,近40位记者甚至没有收到办理签证延期手续的通知。这将导致更多中国记者不得不离开美国。

同样俄乌冲突爆发后,大鹅的媒体被踢出欧美境内,国民在YouTube、Facebook、推特等社交媒体上注册的账号也被封杀。

一句话结尾吧:“我有报道我想报道的自由,无所谓这件事真相如何;但是你没有报道事情真相的自由,因为那是我不喜欢的”。(来源:腾讯,著作权归作者所有)